当前位置:

清明节写给喝酒的爸爸(外一首)

2019-05-16 00:54:15 来源:《湘江文艺》 作者:欧阳白

清明节写给喝酒的爸爸

(外一首)

文 / 欧阳白


你的泪水,我的泪水

不断流下来,嘴角就咸了

故乡的池塘就成了海洋

这时,故乡的山冬眠后醒了过来

父亲坟头他亲手种下的四棵柏树

有三棵已经长到人高

另一棵如他枯萎的手

失去了血色,留在冬天没再回来

我心疼

你也那么爱着你的爸爸,他仿佛就是你的一切

临终的时候

他也挥动着枯枝一样的手

像是去另一个世界战斗,更像是坚定的告别

你的泪水,我的泪水

流到杯子里,酒就咸了

你的爸爸,我的爸爸

他们在天堂喝着,笑着

他们在天堂看着人间

这时,一只水鸟在海面盘旋

尖锐的叫声撕开波涛

你浅浅的眸子里

汪洋也被撕开

那里将挖出更深的海

这或许就是他们的酒杯

盛满了咸味的酒

波涛摇曳

岸边的我们以为是在海上漂着

其实,我们一直是在酒里浮沉

2019年元月十五日,或者大雪

天空降下的纸笺

纯白的情感

相较于蓝色的海

空明、澄澈,而又冷谈

神降的旨意

大抵如此

难怪所有的信徒

都曾经失望过

你不停说话

我们却没有听明白

不断降落的雪

每一片雪花

或每一粒雪子

都有着神秘的寒意

屋檐下那只蜷伏的狗

偶尔哆嗦一下

给我们内心深处的寒冷

增添了一丝嘲弄

你或许是以纯美来遮盖

人间的一切

你用无分别的覆盖抹掉一切沟壑

用安静来塑造宁谧的声音

哦,大雪飘飘落下

多么美

你舒缓的节奏

在不断地提示我们

别急匆匆地走过此生

然后,你变成水

在世间婉转流动

哪里是低处

你就去哪里填补

哪里干涸

你就去哪里滋润

就像今天

我委顿地爬在屋檐下

目光呆滞地昂着头

你轻轻地从倒垂的冰凌上滴下来

湿润我干涩的眼膜

让人知道

其实,我是一只

并不只在被屠杀时

才会流泪的狗

欧阳白,哲学博士,中国作协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发表以诗为主的文学作品1000余篇(首),著诗集五部,诗歌评论集二部。提出写好诗做好人的好诗主义观点,主编诗屋年选和《诗屋》杂志。

原载《湘江文艺》2019年第1期

编辑 / 海青